坤哥才是天盛第一娇花,太会撒娇了吧

女孩子好难哄啊,但是有一个你真心喜爱,看到或想起都觉得很开心,会在心里摸摸她狗头的朋友,真的非常快乐。这个跟谈恋爱是不一样的,爱的占有欲太强,让人不理智,但对一个可爱朋友的爱,只会纯粹令人感到幸福。

太神奇了大家在出来卖艺做编剧之前都不好好读几本书的吗?写的什么鸡巴玩意儿?

如果不是两位甜蜜老师这种破烂剧怎么可能有人看,特效搞的灯红酒绿还不如隔壁网游,也是佩服了。

鲜衣怒马并不必然意味着青春年少、意气风发,只勾勒出讲究做派,但最终成为一种少年的意象、天才的指征,或者蕴含着人们对于一切美的向往与怀念。纵然青春是鲁莽愚蠢而无目的的,也终因其诚挚轻率与可能性而成为最好怀念品,成为唏嘘,成为谈资,成为被嫉妒的对象。

我真情实感喜爱姚老师,希望大家都去金先生或者吴先生的小教室里挤爆天花板,把姚先生面前的小板凳留给我。姚老师太好了,姚老师太可爱了,全世界的人都应该起来歌颂姚老师,姚老师存在就是为国家做出了贡献。

小红腐眼看人基,凡是看见男性之间最小距离小于等于十厘米,就认定他们有一腿

哪怕刚出道的时候,小卢也已经14岁,不再是一块黏糊糊的小甜饼了。你们想一想自己十四岁的时候什么样子,刚上初二,中二病发未久,不时对世界抱有单纯的敌意。自我意识萌芽的年纪,心中既有对未来的幻想又有现时受制于人的小小自卑,他不可能永远意气风发,不可能始终天真无邪,他也会蒙着被子悄悄沮丧:我是不是真的能成为下一任剑圣呢?这个年纪的男孩,疯狂长个,开始变声,冒一点点细细的胡须,他们处在男孩和男人的交界地,渴望被像大人一样对待,他们故作成熟,除非故意博眼球,根本不会搞一些卖萌的小动作,反而倾向于以自以为成熟的方式做事,而待人处事间不自觉流露一点青涩。
所以小卢这个时候,真的不会像广大同人作品中那样,比蜜还...

我何尝不痛弃你的坟墓!

喝完一杯咖啡还是困得要死,到底是咖啡坏了还是我坏了。

1 / 2